龙舟竞渡在什么时期就有了
重生逃愛:總裁請離開

“還記得你那個孩子嗎?就是我害死的。”

“你說什么?”

“那孩子的確是沈哥哥的,他一直以為自己結扎了,但并沒有。這手術可是我做的,我怎么舍得他一輩子不育?”

“夠了!”

“呵呵,我還沒說完呢!知道你媽媽為什么會這么快死掉?其實也是我和莎莎一起溜進去拔掉了她的氧氣管!”

“為什么……”

“你媽不死,我媽怎么上位?你孩子不死,我怎么上位!”

“莫箐箐!我跟你拼了!”

伴隨著沖天的火光,莫詩意徹底墮入了無邊的黑暗——

再睜眼時,莫詩意是哭著醒來的,淚眼朦朧之中,她對上了一雙火山巖漿般炙熱的眸子,有點熟悉,等等,是……沈穆寒!

莫詩意只覺得下半身傳來了撕裂般的疼痛,她忍不住“啊”地叫出聲來,與此同時,難以置信自己為什么又會經歷一遍這樣的痛楚?

她……還沒有死嗎?

可如果她真的沒有死,那么,她的第一次明明早就在婚前給了這個男人?

“穆寒,你愛我嗎?”她忍不住問出了聲。

耳邊,是男人輕聲卻異常堅定的回答,“我愛你,莎莎……”

后面兩個字喊得太輕太輕,可莫詩意這一回終于聽清楚了他所喊的是“莎莎”而不是“詩詩”,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。

……

手機鬧鐘拼命地作響時,她的意識還沒徹底恢復,莫詩意忍不住倒吸了幾口冷氣。

真的是太酸疼了,渾身都像是被拆散又重組了一樣!

奇怪,這里是?

莫詩意捂著頭半坐起來,將眼前的所見所聞跟某個記憶中的擺設一一對照,驚訝地發現一一對應,那么如果沒記錯的話,接下來應該就是——

“莫小姐,時間不早了,化妝師他們都已經在客廳等著了,你起了嗎?”門外傳來了傭人小心翼翼的敲門聲。

天啊!這到底是這么一回事?

為什么一覺醒來,她又重新回到了結婚當天?!

“你讓他們稍等片刻,我洗漱一下這就下來。”莫詩意故作鎮定地回應了傭人一句。

等到外面的腳步聲逐漸走遠,莫詩意顧不得身上還什么都沒穿,坐到梳妝鏡前,細細地打量起自己的樣子來。

光潔的鏡面,映出了她的鵝蛋臉。

纖長且細的柳葉眉,眉眼間多少還帶著少女的嬌羞稚嫩,精致而挺巧的鼻梁,雙頰不點而紅,櫻桃小口微抿著,依稀還能看到淺淺的梨渦。

沒錯,這才是她真正的臉,嬌嫩無暇,一生中最年輕的模樣。還沒有變成幾年后被感情生活摧殘成滄桑的樣子,更是還沒有被沈穆寒默不作聲地換成了她仇人的模樣!

莫詩意捂著嘴巴,還是忍不住嗚咽出聲。

感謝老天爺的垂憐!

讓她重新回到了婚禮前夕,讓她這一生的悲劇有了還可以中斷的可能,而不是日日困守在空蕩蕩的別墅里恨天怨地,最終凄慘死去。

也不知道等了多久,傭人覺得不對勁,終于找人打開了反鎖著的門。

屋子里哪里還有人影,只剩大開的落地窗,以及一條用窗簾和被單撕扯打結而成的粗繩子垂落在窗外。

“不好啦!新娘子逃跑了!”

龙舟竞渡在什么时期就有了 202877895989454772681914481010916460755744862248724759291136941253486049211169752198676898384475796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