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舟竞渡在什么时期就有了
放棄我抱緊我

我叫宋三喜,大學畢業第二年,參加了國家公務員考試,順利地考進了嶺南市市建委,成為建委市政管理處的一名工作人員。那年,我二十五歲,正值青春燃燒的年齡。也就是在這一年,我認識了蘇姐,市政管理處處長蘇晴。

這個女人改變了我的人生,那是蘇晴帶著我去省里開會的一個晚上,酒后的沖動,她把我從大男孩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男人,我愛上了她,同時,也開始了我在官場中的奮斗歷程……

我的心中除了蘇晴,曾經的記憶中還有另外一個女人江凌,她是我青梅竹馬的鄰居,我們兒時還玩過娶媳婦的游戲。江凌說,她長大了要做我的媳婦,我媽媽還托人說了媒。如果不是我考上大學離開了家鄉,江凌高中畢業后就去了城里打工,說不定江凌真的成了我的媳婦。我更沒有想到,會在嶺南市遇見江凌,那是我到嶺南市工作了三個月以后的事情。江凌變漂亮了,十足的城里貴婦人形象,她是一家三星級酒店大堂經理,私下的身份卻是市工商局副局長何水淼的情人。

我在心里有了蘇晴以后,已經忘記了自己的生活中還有過江凌這樣一個青梅竹馬的異性朋友。蘇晴在單位里對我的熱情和照顧,我的心思都用在了蘇晴的身上,對她熾熱的情感被我深深的埋藏在心里。

一份暗中滋生的情,在我的內心里發芽生根。

經歷了在省城開會發生的那一幕,我們回到嶺南市以后,蘇晴在工作中對我的態度有了一些微妙的變化,這是我從蘇晴的語氣和舉動中感覺出來的。

從我和蘇晴有過一次關系以后,我快成了蘇晴的半個司機。她出去應酬的時候,只要不是特別重要的應酬,不能帶著下屬例外,蘇晴都會叫上我,讓我給她當司機。

她的理由,說是自己擔心一會兒喝醉了,有我負責開車送她回家,她就可以放開性子的去陪客人們喝酒。

不管蘇晴說的是不是她心里想的,可以和蘇處長一起出去陪領導們吃飯喝酒,我把這種活動當成是培養人際關系的機會。多在領導們面前露面表現自己,說不定哪天就會成為領導眼中賞識的人才。同時,我也喜歡著這份工作,能夠有更多的機會陪在蘇晴的身邊,感受著蘇晴帶給我的暖暖愛意,我仿佛享受到了自己處在熱戀的波濤當中。

我和市建委的伍主任走近關系,也有蘇晴的一半功勞,蘇晴帶著我去參加的一個飯局上,我認識了伍主任的女兒,還在讀大四的伍錦熙。

下午,我陪著蘇處長去了一下市政府,由我負責給她開車。回單位的路上,蘇晴的電話響了,她接起電話,語氣很恭敬。

我猜想,這個電話定是某位領導的來電,職位一定是在蘇晴之上。聽了幾句,我才知道這個電話是伍主任給蘇晴打過來的。

“伍主任,你說晚上啊,在什么地方?素月苑,好,好,我一定到。伍主任,我能帶一個同事出席今晚的宴席嗎。嗯,好的,謝謝伍主任,一會兒我們就直接到素月苑。”

我知道這電話是伍主任打的,但我沒有問,等蘇晴通話完了以后,我看著蘇晴。如果是該說的事情,我相信蘇晴會告訴我。一個下屬主動去問領導的隱私,這是大忌,會惹得領導不高興。

蘇晴掛斷了電話,說:“三喜,晚上陪我一起去素月苑,今天晚上伍主任請吃飯。我跟伍主任在電話中說了,他也同意讓我把你一起帶過去。”

“今天晚上是伍主任的生日嗎?”

“不,伍主任的女兒大學快畢業了,準備到我們單位來實習。看來,這是伍主任在為自己的女兒進入市建委工作拉攏關系啊。”

“官二代就是幸福,還在讀書,老頭子就會跟這些官二代鋪路搭橋。”

“今后你對自己的子女,也是一樣的。”

素月苑是個吃飯的地方,我以前在那兒吃過一次飯,環境好,價格有點貴,菜的味道確實好,服務員長得也漂亮,態度也挺好,就是有一條不方便。在包房里吃飯,如果席間要去衛生間,就得繞過一個大廳。

假如是喝多了一點酒,走的距離有點遠,上個廁所都得讓人攙扶著。

“處長,是現在就去嗎?”我看了一眼副駕駛位置的蘇晴,不經意的把目光落在了裙子遮擋的胸部上面。

深深的溝壑,很吸引男人的眼球,讓人向往那里面的豐滿和絕色的美景。

蘇晴朝著自己胸前看了一眼,她猜到我一定是在盯著她那兒在看。蘇晴白了我一眼,這眼神有點曖昧,也是在默認我可以偷看她的那個部位。

蘇晴想把我帶著一起去,這是蘇晴的一番好意,她是想讓我多跟伍主任接觸,好讓伍主任對我這個人和我做的工作產生關心。

我感激的看了一眼蘇晴,心想,這女人和男人的最大區別是女人和男人親熱了以后,就容易對這個男人產生感情。我從蘇晴這件事情上也感覺出來了,蘇晴在經過省城的那一晚激情蕩漾以后,她對我有了一絲情意。

蘇晴能夠帶著我去參加領導的晚宴,這就是對我的照顧,是在給我提供機會。蘇晴雖然比我大幾歲,我心里還是渴望去叫她晴兒,這是一個男人對女人的強烈占有,也是對女人的愛。

我在心靈深處,對身邊的這個女人有著濃烈的渴望,哪怕有過一次擁有,我覺得還不夠。蘇晴留給我的印象,就是氣質高雅的少婦,有著迷人的身材,一副不錯的臉蛋,這樣的女人,是很容易吸引我這種未婚男人的喜歡。

到素月苑之后,我下車給蘇晴拉了車門,她下車后,沖我感激地笑了一下。我想,這個基本的舉動,也讓蘇晴體驗到了作為一個領導的高貴感,還有下屬為她打開車門。跟著迎賓小姐走到包廂門口,蘇晴腳步稍微停了一下,并沒馬上進去。而是轉身朝大廳的另外一端走去,我對這兒不算陌生,自然知道蘇晴去的方向是衛生間,想了想,也沒進包廂,就朝著蘇晴去的方向跟了上去。就算是不想上廁所,也得往里面跑一趟,總要等著領導先進包廂才行啊,這是起碼的禮貌。

我雖然沒有多少尿意,但還是進去撒了泡尿,洗了手之后走出門口在過道上等著蘇晴。然而我沒等到蘇晴出來,卻聽到了另外一個女人一聲尖叫。我不認識這個年輕漂亮的女人是誰,眼看她要滑倒,我一個箭步沖了過去,攔腰把這個漂亮的女子給摟住。我叉開雙腳,幾乎是跨在了女子的身上,女子在我的攔腰一抱之下,沒有摔倒地上。

“小姐,你沒事吧。”我摟住她,還沒有看清楚她長什么樣子,蘇晴就從廁所門口走了出來,看到我摟抱著這女人的一幕。

“三喜,你在干嗎?”蘇晴驚愕的問道。

我猜想,蘇晴看到這一幕,一定是誤以為我在當流氓,竟敢大膽在酒店廁所門口去摟抱一個不認識的女人。

我怕蘇晴誤會,趕緊用力,把這女人給扶穩了,她拉了一下自己的短裙,遮住了大腿位置。

“處長,剛才她……”

我的話還沒有說完,就聽到蘇晴驚訝的叫著。

“錦熙,是你啊。”

“蘇姐。”叫錦熙的人高興著,過去拉了一下蘇晴。然后,錦熙看了我一眼,給蘇晴解釋著。“蘇姐,剛才我差點滑倒,是這位先生把我給抱住了,才……”

蘇晴看了我一眼,把眼前的這個漂亮女子介紹給了我。

“三喜,給你介紹一下,這位就是伍主任的千金,伍錦熙。”

我這時才認真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伍錦熙,她的眼睛和鼻梁長得好看,大大的眼睛,鼻梁高挺,臉蛋的皮膚白皙。盡管談不上十分的漂亮,也算得上一般的美人。

短裙,銀色邊的高跟鞋,伍錦熙打扮得很潮。因為她有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,體型也很苗條,這樣的打扮讓伍錦熙變得更漂亮了一些。

伍錦熙的胸沒有蘇晴的大,她的屁股很挺翹,有柳兒般的腰身。

“你好,我叫宋三喜,你可以叫我三喜,是蘇處長的下屬。”

伍錦熙抿笑了一下,說:“剛才的事謝謝你啊。”

“不用謝。”

伍錦熙拉了蘇晴,說:“蘇姐,我爸已經到了,我們也過去吧。”

她們倆走在前面,我跟著,提了蘇處長買來的禮物,一起到了包間里。包房中還坐了幾個人,有伍主任,還有兩個科室的負責人,另外的一男一女我不認識。等蘇晴和她們打過招呼以后,我還是和每一個人都打了招呼。

伍主任今天顯得特別的熱情,也在這樣的場合中沒把自己當領導,他安排我和蘇晴坐下,還說了一番客套話,是在把在座的每一個人都當朋友地尊敬著。

在這些人當中,就我一個人沒有職位,只是一個普通的小科員。剛進入到這包間的時候,我還有些拘謹,面對著的都是單位的領導,蘇晴把我帶到這樣的場合中,讓我有點受寵若驚。

龙舟竞渡在什么时期就有了 42810645778792755537753767054094460790387062023890631973153211683938450544481872231428691537189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