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舟竞渡在什么时期就有了
攜戀貪歡

午夜,陸小恬瘋狂的在大雨里奔跑著。

雙腿如灌了鉛般,沉重至極,可她不敢停下來,怕一停,便又被那些綁匪抓回去。

她怎么都沒想到爺爺剛下葬,那些人已經按耐不住雇人來綁架她,威脅她交出瑞士銀行的密碼。

遠處忽然傳來一聲鳴笛。

她眼中劃過恐懼,腳步更加急促。

雨滴沉重如泥石,澆灌而下,打得她臉火辣辣的疼,尤其是后背和肩膀被皮帶打裂的傷口,更是錐心。

她單薄纖細的身影,在風雨中猶如一片孤葉,搖搖欲墜。

好累……

力氣從身體里悄然流逝,雨水模糊了她的視線,這時,顧嘉年溫柔的話語在腦海響起,“恬恬,無論發生了什么,我都會保護你愛惜你。”

只要找到顧嘉年,她就得救了,他可是最愛她的人。

她咬緊了牙關,繼續往前跑。

在快要精疲力竭之前,陸小恬終于到了顧嘉年的公寓門外。

她立刻輸了防盜門密碼,踉蹌著跑了進去,剛要喊他,一陣激烈的撞擊聲卻占據了她的腦海,同時還夾雜著女人的喘息聲。

身子瞬間僵住,似被人當頭一擊。

就算沒見過豬跑,也見過豬肉,里面是什么情形,她怎會不明白。

眸底閃過不可置信,里面的男聲是顧嘉年?那個口口聲聲說愛他的男人?此刻他在做什么?

陸小恬踉蹌著退后幾步,卻不小心撞到了旁邊的花瓶,發出嘩啦的聲響。

“誰?”聽到動靜的顧嘉年十分敏銳,立刻裹著睡衣走出來,看到是陸小恬,慌亂一閃而過,“恬恬,你怎么來了?”

陸小恬回頭冷淡的瞥了他一眼,假裝冷靜道:“沒事,我只是過來拿點東西。”

話落,人已經急切地離開。

這時,卻有人諷刺道:“嘁,陸小恬你都和顧琛結婚了,大晚上還來嘉年家干什么,真是不知羞恥。”

陸小恬的確結婚了,結婚的對象是顧嘉年的親叔叔,顧家老爺子的第五個兒子顧琛。

顧嘉年眉頭一蹙,沒理女人的話,急忙拽住陸小恬的胳膊:“恬恬,別鬧,這么大的雨,你要去哪里!”

“和你沒關系。”陸小恬狠狠地甩開了他的手。

“恬恬,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關系。”顧嘉年板著臉解釋道。

陸小恬眼眸蒙上一層冷冰,諷刺的勾起嘴角:“我還沒瞎!只怪我天真,錯信了人。”

說完,陸小恬毫不猶豫奔出公寓。

顧嘉年惱怒的瞪了女人一眼,當即追了出去。

但出來后,已經沒了陸小恬的身影。

他臉色難看的站在門口,身上只有睡衣,便回了公寓。

樓下,陸小恬如幽靈般跑進了雨中。

她目光渙散,不復往日的靈動活潑,扯了扯嘴角,她抬眸,黑云壓頂,風冷得絕望。

就在這時,一輛黑色轎車突然從暗處駛了出來。

陸小恬眼瞳里驚恐一閃,仿佛受了驚的兔子,艱難的拔腿就跑。

只是剛跑了幾步,熟悉卻又陌生的嗓音落入耳中,“陸小恬,回來。”

渾厚的男音沉穩如大提琴,充滿了威嚴。

陸小恬眼皮一跳,抬眸便看見一身黑衣的英俊男人款款而來,完美絕倫的輪廓陷在暗光里,薄唇抿著,目光正落向她。

傘在她的頭頂遮住了雨,仿佛把周圍的涼意也驅散了,陸小恬哽咽著想開口,腦子昏昏沉沉,根本站不穩,“五叔……”

下一刻,她被男人抱住,失去了意識。

龙舟竞渡在什么时期就有了 9445554007379619861085749818321818382432075163843481946152317083447233912625966938647757325797868765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