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舟竞渡在什么时期就有了
一千個恐怖故事

終于處理完了最后一封郵件,伍莉長長地舒了一口氣。最近一段時間,因為要趕一個公司重點項目完工的節點,她每天都加班到很晚。今天在把最后一個數據填寫進報告后,忙碌的工作終于可以告一段落了。

伍莉閉上眼睛,用手指在眼睛上用力的揉了幾下,又抬起手輕輕地合上了筆記本電腦,然后把電腦和一些資料一股腦兒的放進了公文包里。接著,她拿起手機,給男朋友發了一條消息,“親愛的,項目完成了,我想馬上和你去泰國度假。”寫完,伍莉的臉上露出輕松愉快的表情,想著和男朋友度假的場景,她對未來似乎充滿了無盡的期待。

伍莉住在城郊,每天來回公司都要坐很久時間的地鐵,這樣的生活已經重復了好幾年。她有時候都麻木了,坐上地鐵,就閉上眼睛睡覺或者聽音樂,然后等到地鐵里的人差不多走完了,她便知道地鐵終點站到了,從那里回家就不遠了。

伍莉走下公司的大樓,拖著疲倦的身體,但是面帶輕松的穿過一個十字路口,就到了地鐵站的門口。她提起手腕看了看手表,時間已經很晚了,再過十幾分鐘,城市里最后一班地鐵就要結束了,于是她匆忙的走下樓梯,往站臺方向小跑了幾步。

這時候的地鐵站空空蕩蕩,剛剛到達一班地鐵,一些老頭老太從站臺里走了出來,除此之外,地鐵站里就沒有多少人了。平時燈光亮堂的地鐵站,今天不知為何只開了一半的燈,顯得有點昏暗。在快要進入地下站臺的時候,伍莉走過一個廣告燈箱,對于地鐵里的這些廣告,她從來不會仔細留意,便匆忙走了過去。

這時候,一個面無表情的女人的臉,突然出現在廣告牌里,她的眼里只有眼白和根根血絲,她死死的盯著伍莉從眼前走過,眼睛又跟隨她走的方向,頭緩緩的朝右轉動,看著她的背影。伍莉走了幾步,似乎感覺背后有人在靠近她,就本能的回頭望了一眼,可并沒有看見任何東西,狹長的地鐵通道里只有幾盞忽明忽暗的燈,一個空白的廣告牌,還有地上散落的廣告紙。

伍莉剛走上站臺的時候,最后一班地鐵就到站了,她無意中看了看時間,似乎比平時早到了幾分鐘,她一心想著要早點回家休息,便心想也許是地鐵增加了新的班次吧。地鐵門緩緩打開了,可并沒有見到任何乘客從車里下來,伍莉頗感驚訝,因為平時市中心的站點總是多少有人上下的。正想著,地鐵的門卻毫無覺察的要關上了,伍莉趕緊就走進了車廂里,又找了個最靠邊的空座坐下。

一會兒,地鐵的門慢慢關上后就開動了。今天的地鐵似乎比往常空了很多,一眼望去,只有好幾節車廂之外有稀稀落落幾個人。雖然感覺有點異樣,但是因為太累了,伍莉她就斜靠在擋板上閉上了眼睛,等著地鐵把自己帶回家。

睡了一會兒,伍莉睜開了眼睛,突然發現地鐵似乎在不停的往前開,當中經過好幾個站點都沒有停下來,她便趕忙往兩邊張望,發現整個地鐵上就只有她一個人。伍莉有點緊張了起來,她站起身來走到了門邊,透過透明的窗戶往外面看。可是地鐵的外面一片漆黑,連平時偶爾會看見的隧道里的燈光也沒有。伍莉下意識的抓緊了自己的手提包,地鐵上有點安靜得可怕,她能聽見自己加速的心跳。

終于,地鐵的速度慢了下來,然后徹底停止了。門打開后,伍莉趕忙沖了出去,地鐵里的那股寧靜讓她覺得害怕,這不是普通的寧靜,倒像是月夜子時的墓地,籠罩在陰森恐怖的氣氛里。伍莉快速跑到通往地面的樓梯口,出口在很高很遠的地方,因為樓梯有幾個平層,一下子望不到頭,于是伍莉開始快步往上走。

平時可以輕松走上去的臺階,今天像是遇到了極大的阻力,伍莉走的每一步,不像是在往上,倒像是在踏入地獄無盡的深淵,一股黑暗的力量從四周包圍過來,似乎要奪走她的呼吸和靈魂。伍莉的氣息越發急促,她的雙腿也越來越感到沉重,她每往前跨出一步,頭上的燈就熄滅一點,于是身后的臺階就消失在黑暗中,她不敢再往后看,怕只要腳下一軟,就會墜入無底的深淵,那里從最深的地底,隱約發出連綿不絕的嘶吼。

終于,伍莉扶著樓梯的扶手,耗盡最后一口力氣連走帶爬的來到了臺階的最上面。她抬起頭,滿懷著最后的希望,可是在她眼前的不是走向馬路的出口,而是一群死尸般的女人,很長的頭發披在她們臉上,眼睛里流出汩汩的血來,滴在衣服上,又蔓延到地上。她們走向伍莉,把她圍在當中,幾十雙恐怖的手攀上她的身體,那些手只要沾上她的身體,就好像爬墻藤,有的深入她的嘴里,有的從鼻孔中深入進去,有的爬到她的頭上,又鉆入她的大腦。伍莉的眼睛往后翻過去,黑色的瞳孔消失了,只留下白色的眼球,血管炸裂了,絳紅的鮮血從她的眼睛里不斷流出來,她本能的張大嘴想喊,可是一只手從她的喉嚨里伸出來,她喊不出來了...

第二天,上班的人們和往常一樣,紛紛攘攘的從各處涌來,來到地鐵站里。有一個出口因為在做工程維修,所以被帆布圍了起來,那個門口掛著個維修的牌子,已經好幾個禮拜了,所以從來沒有人從那里走。

在帆布的背后,躺著一個人,或者說是一具尸體。一個女人斜躺在地上,她的脖子伸長到異常的長度,嘴巴張開到極限,那是一種極度恐懼的表情。她離開出口是那么的近,可是似乎用盡力氣卻再也爬不出去,她的腳踝完全折斷了,膝蓋也斷了,小腿呈九十度搭在另外一邊的腿上。

她的手里緊緊抓著一個手機,手機快沒電了,上面顯示出一條未讀的短信,是一個男人發來的,寫著“我愛你,我已經買了去泰國的機票,等你回來...”。這時候,手機發出嘟一下的聲音,手機耗盡了所有的電力,屏幕完全變黑暗了。

龙舟竞渡在什么时期就有了 645313922587409976945184922668594698004413328081806306407095819001945773187237476401653248456821697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